来自 情报分析 2020-02-06 12:50 的文章

xj皇马vs巴萨录像tv5药神陆勇又去了印度,这次他运回的是口罩

1

大年初四晚上八点,陆勇在家和两个好友视频通话。

“现在国内口罩紧张,要不要去印度采购?”一小时后,他已经收拾好行李,直奔机场。

连倒两个航班,最终他在第二天下午降落在了印度新德里。

口罩货源紧张,相熟的老板发来信息:“海得拉巴有20万个N95口罩,100卢比一个,要不要?”

“要!”陆勇知道,一犹豫就没货了。去看货的路上,印度一位前省长给他和朋友打来电话,说:We are with you.

重回印度,一切恍如昨日,恒河水、小三轮、咖喱饭,还有让他得以存命至今的仿制药。

陆勇上一次进入大众视野,是因为2018年的电影《我不是药神》,他是徐峥扮演的主人公程勇的原型。

陆勇曾常年无偿为病友们提供帮助,被称为“抗癌药代购第一人”。但这也让他在2014年意外经历了牢狱之灾。

当时印度平价仿制药并不被中国承认,属于“假药”范畴,但确实能救很多人的命。如果病人想跨国购买,手续繁琐。为了方便病友和印度公司,陆勇在2013年不得不买下他人身份信息用来开户,最终被提出公诉,罪名是:“妨害信用卡管理罪”和“销售假药罪”。

陆勇一度自嘲,自己向来守法,不过想义务帮助病友买到救命药,却进了看守所。进监仓的第一天,陆勇的任务是刷洗澡池。在一百多天失去自由的日子里,他一共洗了43次冷水澡。

事后有人问他:你后悔吗?重新来一遍,你还会这么做吗?他想了想,说:最后悔的是害得70多岁的母亲还要去看守所探望自己。除了这个,重新来一遍的话……我还会这么做。

今年春节,新冠疫情爆发,各类医疗物资紧缺。陆勇毅然托了多年关系,抢在印度禁运的前一天,往国内运回了几十箱口罩和护目镜,捐赠国内医院。

六年过去,他仍然没变:只要去做,就能帮到一些人,哪怕只有几个人。

2

“和云南大学印度研究院柳老师初五跑到印度,终于发回3000个护目镜,3000个N95。坐着运货三轮冲到机场,49箱直接发行李,印度警察蜀黍还蛮好,听说是中国医生要,放行。”

这是1月31日,陆勇在印度发的微博。

他对印度熟门熟路,都拜多年来所患慢粒白血病“所赐”。18年前,34岁的陆勇被检查出“慢性粒细胞白血病”。从那以后,他人生的目标就是“活下去”。

陆勇在2002年8月确诊,当时他可以服用的药,一种是国内常用药羟基脲干扰素,每月花费不到90元,还有一种是瑞士进口药格列卫,23500元一盒。当然,后者的疗效也远远优于前者。

他自建了一个慢粒白血病人QQ群。一开始,他发现近百人的群里,除了他和另外一位同是生意人的杭州病友,其他人都是买不起格列卫的工薪族。常常没几个星期,某个病友的头像就不亮了。

每到这时,群里就会有人解释:“人没了。”紧接着,就是群里长时间的沉默。没人知道哪一天就会轮到自己。

2004年6月,快花光70万元的陆勇意外发现格列卫在印度有仿制药,药效相似度99.9%,但价格只是正版的五分之一,4000元。他试吃了一个月,各项指标正常,就立刻把仿制药推荐到QQ群里。

他能做的就是劝大家:必须尽早吃药!

当时陆勇的父亲已经退休,但为了给儿子筹钱治病,仍然出来打理自己的工厂。2005年,在陆勇37岁生日的前一天,父亲在谈业务的路上遭遇车祸去世。

陆勇几乎没法原谅自己:如果我不生病,他是可以享受退休时光的。几年后,陆勇在看《我不是药神》时,最忘不掉的镜头就是黄毛车祸去世。“那让我想起了我的父亲。”

经历了太多生死,陆勇于心不忍。而且他知道,哪怕一盒药价现在降成了4000元,对于很多人来说,仍是天价。他直接联系到了印度厂家,凭着病友群人多,为大家讲价、翻译、沟通……

直到他被抓。

被问起这么做的原因,他说:因为我对大家的困境和痛苦感同身受。

陆勇被起诉后,千余名病友联名签署了请愿书替他求情。“我们呼吁相关司法部门为了我们白血病人能多活几天,不要惩罚我们这种自救的行为,并请给予陆勇免于刑事处罚。”

这份请愿书让办案的检察官压力巨大,为了走访取证,他们连那年的春节都没有过,在多次讨论之后,最终做出了不起诉的决定。在不起诉的释法说理书中,有这么一句话:如果认定陆勇的行为构成犯罪,将有悖刑事司法为民的价值观。

因为这份不起诉决定书,陆勇案的办案团队获得了表彰。陆勇说,在他心里,这些敢担当的检察官才是英雄,正是他们对公平公正的坚持,给一群绝命的人打开了一扇生门。

3

2018年7月2日,《我不是药神》在清华大学举行了首映礼。主演徐峥在台上对观众说:“陆勇先生始终是个英雄。”坐在下面的陆勇马上反驳: “我只是一个癌症病人。”

电影上映一个月后,陆勇在微博上发了一张照片。他坐在佛塔围绕的树下,双手合十,那天是他患病十六周年的日子,配图的文字是:再活三个十六年,2002.8.8-2018.8.7。下面点赞最多的评论是,祝您再活五个十六年,一生健康。

陆勇说,有机会他想拍一部更像自己的电影,讲述他和病友的真实故事,不需要太多的改编,观众也足以落泪。他曾经和家人搬开所有家具,为在地上找到一粒比黄金还贵的救命药狂喜,他也曾静坐在电脑前,面对不再闪烁的病友QQ头像发呆。

这些经历也许琐碎,却可能让一个决心上天台的人再多想一会儿。

20年前,陆勇在无锡开了一家纺织品厂生产手套,在最灰暗的日子,这个厂子是他活命的依靠。

靠印度仿制药稳定病情后,陆勇开始了与病共存的人生,厂子的生意也渐入佳境,生产的手套专供日本德国的核电站,还凭借过硬的质量,在2013年的时候为荷兰皇家提供了10000双新国王登基典礼所需的礼仪手套。

他的故事被大众知晓后,有人一次性订了10万双手套,还有电影院老板买下手套免费送给去看电影的观众,偶尔遇到来求药的“顾客”,陆勇会让客服回复“还是去医院看,我不是药神”。

嘴上是这么说,但这次疫情爆发后,他心里着急,第一时间赶到了印度。

4

1月31日,陆勇在印度坐着小三轮四处奔走。印度朋友告诉他口罩没货了,只有护目镜和防护服,他说:“速度定下,不谈价钱”。 

“抢”货源的路上,他不但遭遇了德里大堵车,还遇到了想“赚”一把的商人,对方要求看货前先付一半定金。他回敬:“你以为我们第一次来印度啊?”在印度的第一天,到了吃药的时间,他找不到水,直接就着印度奶茶喝了下去。

为了能带出更多口罩,他不断推迟回国时间,还在微博上找寻从印度回国的旅客帮忙。他向大家承诺:1个人如果能帮忙带回国300个口罩,就能免费获得100个,唯一的要求就是把剩下的口罩寄给武汉协和的医生。

一呼百应,网友转发,许多乘客都愿意帮忙“带货”。在机场,陆勇把口罩交到了前来帮忙的一位位陌生人手里,他信任他们:“感谢这些素不相识的旅客,我们都是中国人!”

微博照片中,他没有戴口罩。网友看了纷纷留言,要他一定做好防护,不要自己舍不得用口罩。对于网友的留言,他在微博里写道:“我的力量很小,你们帮了我,我也要帮你们。”

陆勇的微博ID是“药侠陆勇”。在古代,以武犯禁者为侠,对陆勇来说,以爱渡人就是侠。

求药的那些年,陆勇不止一次坐在小三轮里穿梭在印度街头,这回故地重游,他多么希望是拍电影,而不是再次为命运奔走,多么希望三轮车里装的不是抗疫物资而是苹果。

陆勇说自己并非天生高尚,是苦难教会了他做个好人,如果当初不是为了自救,他也不会做这么多事情。命运推着每个人做出艰难的选择,大多数人选择逆来顺受,而陆勇选择推了回去。 

2020年开端万难,但有一个曾和死神擦肩而过的人告诉我们,希望和苹果都会有的。

主要参考资料: 

[1] 药侠陆勇的博客及微博

[2] 长安剑,《放走"药神"的检察官:不起诉陆勇的决定是我做的》

[3] 南方周末,《他不是药神,只是个被命运推着走的人》

点击查看原文链接:药神陆勇又去了印度,这次他运回的是口罩

薛家屯的狗娃爱米兰